欢迎访问甘肃省注册会计师协会官方网站!
《中国会计报》:著作权资产评估促文化创意产业繁荣发展
发布时间:2023-06-28   来源:中国会计报   部门:甘肃省注册会计师协会   浏览次数:1065

来源: 《中国会计报》2023年6月16日8版 作者: 吴进

近期,“AI孙燕姿”全网走红。独特的音色与唱腔,搭配上与歌手本人风格或相似或迥异的歌曲,成为互联网新宠。更多“AI明星”正在不断被创造中。这场风潮看着挺新鲜、挺热闹,却面临着各种问题。

其中,未经相关授权的情况下,训练AI歌手时使用的大量歌曲是否侵犯了著作权?著作权的价值能否评估,如何评估?这些问题引起资产评估行业热议。


积极开展著作权资产评估

做好著作权资产评估工作是著作权创造、运用、管理和保护的关键环节,对我国文化企业发展壮大具有重要意义。

连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伍堂表示,合理、准确的著作权资产评估可以促进著作权资产交易的实现。著作权资产评估是著作权转让、出资、质押等市场交易的重要环节。通过对著作权资产进行评估,其“公允价值”可以加速买卖双方达成交易。

他解释称,针对著作权资产转让的评估,合理的转让价格能够有效促进著作权资产转让,提高企业著作权利用率,增加企业利润。针对著作权资产出资入股的评估,可以为企业提供出资依据,有利于企业快速完成出资,缓解企业资金压力,推动企业做大做强。著作权资产属于企业核心资产,具有复杂性、非物质性、价值不确定性等特点。通过著作权质押贷款评估,可以为银行业著作权质押贷款提供价值依据,有利于中小型文化企业解决融资难等问题。

“合理、准确的著作权资产评估可以为企业决策提供重要参考。针对著作权价值的评估,可以为企业并购重组、改制上市、融资等决策提供客观的价值依据,保证投资行为合理性。”刘伍堂进一步表示,由于著作权具有无形、易传播等特征,相关著作权侵权纠纷时常发生。而著作权侵权评估是著作权侵权损失量化、认定赔偿额的关键,对企业权利的使用与保护至关重要。合理、准确的著作权资产评估有利于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


充分考虑影响因素

为解决文化企业著作权评估难、交易难、融资难等问题,2017年,中国资产评估协会出台《著作权资产评估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

在刘伍堂看来,著作权评估对象相对于其他无形资产更加复杂。评估著作权资产时,应注意评估对象的界定。

同时,要关注著作权未来收益。著作权权利类型较多,部分权利尚未产生收益,存在不确定性,易导致著作权未来收益评估困难。《指导意见》指出,可通过增量收益、节省许可费和超额收益等方法计算著作权资产的预期收益。

“为解决‘重硬轻软、价值失衡’、国产软件‘卖不上价’等问题,2022年,中评协印发《资产评估专家指引第XX号——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资产评估(征求意见稿)》,明确了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资产的特点、评估方法的使用和选择等内容。”刘伍堂说。

“著作权价值评估对象是著作权法规定保护的各种财产权利。准确评估著作权价值,首先要明确著作权价值形成的根源。”中通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副总裁袁煌表示,从作者角度考虑被评估著作权价值,主要是传播人或使用者获得了哪些权利,这些权利的应用方式、范围、条件、限制、期限等有哪些规定,进而考虑在此条件下传播人、使用人所获得的经济利益及所使用著作财产权在其中的贡献。从传播人角度考虑其所拥有著作财产权的价值,应考虑其利用该著作获利的收入以及为获得该著作财产权支付的成本、获利的风险。

他进一步表示,与著作权价值形成相关联的各种因素,影响和决定了著作权价值,如法律因素,著作权使用区域的社会环境、经济环境、市场环境,具体著作权交易行为约束,作品因素等。其中,法律因素主要包括著作权实施的法律环境以及法律保护期限,在合同规定使用年限内产生的合理收益才能作为著作权价值评估的基础。

“构建出政府引导、社会广泛参与的著作权保护大联盟、大格局,著作权才能有更高的价值。在区域环境方面,经济发达区域的著作权价值高于经济落后区域。在市场供需方面,当市场对某项著作权的供应大于需求时,其价值会降低,反之,价值会得到提升。”袁煌告诉记者,市场相关作品的价值以及新版本作品也会影响到所估作品著作权的价值。市场竞争程度会影响到著作权价值。同类作品的竞争激烈,作品的著作权价值实现也会受到影响。

“著作权价值形成中,著作权的传播性、作品的有用性均与作品自身特点相关,因此,作品因素是其著作权价值的内因,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主要包括作品类型、作者知名度、艺术(技术)水平、发表状况、登记情况、作品实现收益的方式等。”袁煌说。


推动著作权评估规范化专业化

近些年来,虽然中评协出台相关行业准则,推动著作权资产评估工作的规范化、专业化,促进著作权的创造、交易、使用和管理,但著作权资产评估仍面临诸多难题。

“如在艺术品鉴定方面,评估师缺乏相关专业知识和经验。在业务执行方面,评估过程中相关评估数据匮乏,分成率、利润率等重要参数难以获取;原创著作权衍生品著作权更加复杂;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经济深度融合,传统的评估方法评估新兴业务时存在明显的局限性等。”刘伍堂表示,在准则制定方面,当前,尚未针对著作权复杂性、差异性出台相应专家指引,缺少相关评估指标体系以及评估方法。对此,他针对几类文化产品著作权资产评估提出建议。

一是电影著作权资产评估。电影著作权资产评估涉及票房收入,不同类型的电影著作权票房收入差别较大,因此,电影著作权价值评估应重点关注影响电影著作权收益的因素,即导演、主演、剧本、档期、院线排档、发行窗口的多样化、衍生品可行性、影片社会资源等。

二是电视剧著作权资产评估。电视剧著作权的购买者关注的是电视剧著作权未来带来收益的能力以及收视率。电视剧著作权由于保护期限较长,电视剧著作权未来收益的预测需根据电视剧题材、观众关注度、档期、播出频道、演员等因素,研究不同阶段电视剧著作权的收益。

三是书画著作权资产评估。书画作为特殊商品,存在成本弱对称性,一般而言,难以直接给所有者带来收益,不适用收益法、成本法。从艺术品交易市场的角度出发,市场法更能准确反映出书画的价值水平。

四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资产评估。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资产评估可以分为两种情形,其中计算机软件已在市场销售、有较大的收益,可以采用收益法;计算机软件尚未销售,可根据软件功能规模、软件代码行数等情况,选用COCOMO II模型、功能点等方法进行评估。

刘伍堂进一步建议,相关部门和人员应加强著作权资产评估理论研究。借助高校、智库和行业协会力量加强著作权资产评估对象的复杂性、衍生收益、时效性等重点难点的研究,针对不同著作权资产特征,建立新评估指标体系,研发新方法、新模型,推动著作权资产评估理论发展。

“完善著作权资产评估准则体系,在已出台的《指导意见》和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资产评估等准则基础上,尝试按照不同著作权资产特征,分门别类研究出台具体行业准则。”刘伍堂说,要整合评估机构、交易市场数据,搭建著作权资产交易数据库,实现著作权资产交易数据共享等。